中国制造巨头缘何被卖(下)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10 12:45

中国制造巨头缘何被卖(下)

2018-06-11 10:20来源:中国经济报告股权/技术/公司

原标题:中国制造巨头缘何被卖(下)

【我们总体已经挺过了并购危险期,中国进行反向收购的时代已经到来】

□宁南山

一次可惜的收购

更让人感到可惜的是新能源科技集团(ATL),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锂电池生产企业之一。该公司创始人和管理层都是中国人,然而由于创业发展期间需求资金,2005年6月,日本TDK集团以1亿美元收购新能源科技有限集团100%股权,ATL成为TDK的全资子公司。

ATL保持高速发展,2012年成为全球第一的锂聚合物电池电芯供应商。我们使用的三星、苹果、华为、OPPO、VIVO、小米等手机和平板电脑均使用其电芯。2016年曾经爆发的三星NOTE7电池爆炸事件,使用三星SDI电芯的电池出现爆炸,而ALT的电池却安然无恙,足见其强大实力。

实际上,全球第一的无人机制造商大疆创新,其旗下产品也是使用ATL的电池。目前ATL公司每年销售额高达20亿美元,在锂聚合物电池领域全球份额接近50%。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ATL的创始人曾毓群在福建宁德创立了宁德时代新能源公司(CATL),该公司专门做汽车动力电池,是源于ATL的动力事业部独立出来的,目前是100%的中资公司,2017年已经超过比亚迪成为中国第一大动力电池供应商。

教训与规律

从中国制造的发展史,我们多少可以吸取一些教训,看出一些规律。

1. 保留了一定控制权,能够独立运营的公司,最后都有翻盘的机会。典型的如南孚电池,虽然大部分股权被收购,但是由于经营独立,并且一直保持较高市场份额,因此一直具有话语权,最终能够回归中资。中国的啤酒产业也是一样,未将全部股权出售,只是出售部分股权,因此最终还能进行回购。但是那些丧失了控制权的,就翻盘无望了,例如苏泊尔、哈啤,以及无限期转让商标使用权的中华牙膏等。

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如百度、阿里、腾讯三巨头都有大量外资持股。百度第一大股东是美国德丰杰风险投资。软银集团持有阿里巴巴7.46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为29.2%;第二大股东雅虎持有3.83亿股,持股占比为15%;马云持有1.78亿股,占比7%。腾讯的第一大股东则是南非Naspers(旗下MIH)。

股权旁落是事实,但是我们也要知道,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运营人仍然是中国人,公司的员工支出、税收和公司运营支出主要都是在中国,中国仍然是主要受益者和控制者,只要我们保留了公司控制权,仍然有翻盘的机会。只要控制权在手,外资不可能永远不套现。例如,软银2016年就出售了大约3个百分点的阿里巴巴股票,套现数十亿美元。

2.国人要对自己的能力有自信。很多人内心缺乏自信,认为中国公司不可能成为世界级品牌,认为中国公司不可能战胜外国公司。出售格力就是典型,2004年的珠海想要有世界五百强,所以想通过出售的方式获得“世界五百强”的开利公司的投资。

那个时候的人有这种想法其实不奇怪,2003年中国只有11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现在有100多家,而且后面还会更多。实际上,2017年的格力,不只是营收,市场份额和净利润都远远超过开利,即使是和开利的母公司联合技术集团相比,格力一年净利润可以达到联合技术的60%。中国重回世界巅峰只是时间问题。

而且,中国有一点显著优于其他国家,那就是最为重要的人力资源。所以中国能在化工、航空航天、轨道交通、通讯设备、智能手机、集成电路、汽车及零部件、医疗设备等全线推进。

3. 不排斥合资,但是如果不掌握主导权,合资很难得到先进技术。中国企业当年选择以出售股权以及出售品牌的方式同国外巨头合资和合作,除了获取企业发展急需的资金以外,其实还寄希望于借助外资的品牌渠道打开国外市场,同时通过合资获取先进的管理经验和先进技术。而从实际的经验来看,是外资通过收购股权获得在中国的销售渠道,打开中国市场,而不是帮助企业去打开国际市场。

中国这些年崛起的优秀企业:汽车的吉利,通讯设备的华为,高铁的中车,安防的海康,化工的万华等,几乎没有合资企业。

反过来,中国的汽车产业就是典型的失败案例。全行业合资,最终真正能够从合资当中学习到技术和管理经验,并且用于自主品牌的发展的,也就是上汽和广汽还不错。即使如此,上汽乘用车(荣威、名爵)和广汽乘用车(传祺)加起来的销售额也比不过吉利,在电动化方面也慢于比亚迪。

4. 我们总体已经挺过了并购危险期,中国进行反向收购的时代已经到来。我们可以注意到,在21世纪初期,中国有一个出售国有企业股权的小高潮,本文中大量案例选自2000-2007年左右,一方面是当年国有企业改制,激活企业活力的需要,另一方面,当年的中国就处于资本短缺状态,手握强大资金和技术的外国买家往往在收购中处于优势地位,让一些经营处于困境的中国企业选择出售给外资。

如今,中国资本强大了,不管是国家还是民间都有强大的资金,所以现在我们仿效的机会来了。除了像华润雪花,青岛啤酒,南孚电池一样回购民族品牌股份以外,还要充分利用中国的资本力量优势,对发达国家经营不善但是具有优势技术的企业进行收购,尤其是在欧美处于金融危机期间,其总体处于虚弱期。

这些年中国企业收购的德国林德液压,瑞典沃尔沃汽车,日本高田气囊,瑞士先正达农化,意大利倍耐力轮胎等,都是世界级的优质资产。实际上,由中国对发达国家企业进行收购的统计来看,欧洲被中国收购的先进企业最多。我个人一直觉得欧洲人对核心资产出售敏感性不够,除了前面说的轮胎,农化,液压,汽车,叉车等顶级企业以外,例如,2012年德国人仅仅以差不多26亿人民币就把全球最大的混凝土机械普茨迈斯特的100%股权出售给了中国三一重工。三一在该领域一跃成为全球老大。同样的还有英国人把世界三大移动GPU芯片公司之一的Imagination卖给了中国财团,该公司本来是为苹果的iphone手机提供GPU芯片,自苹果宣布自行研发后,选择出售给中国。

而对中国收购警惕性最高的则是美国人,不仅我们想买美国的企业,例如中国紫光想买美帝存储器制造商美光,美国就坚决不卖,甚至连我们想买德国的芯片设备制造商,例如爱思强等,美国人也从中作梗。

当然,美国人不卖,中国人也可以自己研发。中微半导体的MOCVD,就完全实现了对爱思强MOCVD设备的替代。现在在该领域,中国中微和美国Veeco已经成了世界两强之势,而爱思强则日益衰落。

(作者为财经评论人、财经专栏作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